了解拜功中的“圣行“

礼拜是伊斯兰教五项基本功课之一。阿拉伯语音译为“索拉特”, “祷告”、“赞颂”之意。礼拜是穆斯林的“天命”功课,是“五功”中的第二纲领。礼拜在穆斯林生活中意义重大。中国穆斯林称礼拜为“践所归之路,归根复命”。伊斯兰教法对礼拜的规定很多,比如除了一系列主命性规定外,还有当然性规定、圣行事项、礼节性规定等。其中的圣行事项,就是礼拜“圣行”。

所谓礼拜中的“圣行”,就是指穆罕默德圣人关于礼拜事情中的“所说、所为、所默认”的做法。按照伊斯兰教法规定,如果穆斯林总以“圣行”严格要求自己,会有报偿;如果放弃“圣行”虽不致惩罚,但是会有小的罪责。经常撇弃“圣行”将得不到至圣的说情。圣行不是礼拜的主命要求,但,它是礼拜的规范性要求。所以,作为虔诚的穆斯林,礼拜中当认真了解并切实完成好“圣行”规定。

根据哈奈斐教法学派规定,礼拜中的“圣行”包括以下内容:

1、入拜。入拜抬手至耳部。据瓦伊勒·本·哈哲尔传述,他说:“我来到麦地那,我想:我一定看看真主使者的礼拜——他念‘泰克比尔’抬手,我甚至看到他的两拇指接近了耳朵”。(奈萨伊圣训集)。据拜拉伊传述:真主使者“当他开始礼拜时,他抬手至接近他的两耳,然后不再重复。”(艾卜·达伍德圣训集·礼拜篇)。根据这一原则,中国穆斯林先贤,将抬手定为摸两耳垂。(至于妇女礼拜,抬手可与两肩平齐,因为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地遮盖羞体。)圣训中所谓“不再重复”,就是在整个拜功中就一次抬手。其中“圣行”做法为:

——入拜时最好先抬手,然后诵念入拜词——“真主至大”。

——礼拜中只有入拜时的一次抬手。正如据阿卜杜拉·买斯欧德传述说:“注意啊!我带领你们履行圣人的礼拜——他礼拜时,只有一次抬手。”(提尔密济圣训集·礼拜篇)。也就是说,在除此之外的鞠躬、抬头过程中再没有抬手;包括葬礼拜中,也只是入拜时的抬手。正如据贾比尔·本·赛麦尔说:“真主使者带我们出去曾说过:‘我怎么看到你们抬你们的手,就像倔强的马甩尾巴一样?你们当在礼拜中沉静’。”(穆斯林圣训集·礼拜篇)。

——抬手时手指自然张开;手心面向“格卜赖”(天房);抬手期间目视前方,不可低头。

2、抄手。抄手时将双手背部向外,右手放在左手上。男人将这样状态的两手置于肚脐之下部位,并且将右手扣于左手上时使右手小指与拇指在左手腕上呈环状,其它手指自然放置。据阿里传述:“拜中将两手掌置于肚脐之下属于圣行。”(艾卜·达伍德圣训集·礼拜篇)。(妇女礼拜中将两手置于胸部。右手小指与拇指也不要求呈环状)。

3、念开拜词“赛纳”()。据阿伊莎传述:当时圣人开始拜功时,他念: “真主啊!赞你清净——感赞你;你的尊名好吉庆;你的伟大好玄高;除了你再没有主”。(提尔米济圣训辑录·礼拜篇)。

跟拜者不必念上述“赛纳”词。因为伊玛目在出声的拜功中念了“法提哈”,作为跟拜者或沉默或静听是“瓦吉卜”(当然),而念“赛纳”则为“圣行”,没必要为了“圣行”舍弃“当然”;反之,如果是在不需要出声的拜功中,跟拜者可以念“赛纳”。

4、在拜中诵念经文之前要念“求护词”。不管是作为伊玛目还是单礼者,念“求护词”是“圣行”。正如《古兰经》云:“当你要诵读《古兰经》的时候,你应当求真主保护,以防受诅咒的恶魔的干扰。”(16∶98)。据艾卜·赛义德传述:真主使者夜里当起来礼拜时,他念“真主至大”,然后念:“真主啊!赞你清净——感赞你;你的尊名好吉庆;你的伟大好玄高;除了你再没有主”,然后念:“求能听、能知的真主保护,以防诽谤、发怒、恶毒受诅咒的恶魔干扰。”(提尔密济圣训·礼拜篇)。艾卜·哈尼法及其学生穆罕默德主张跟拜者既然是跟随者,可以不再念此念词;艾卜·优素福主张为了抵御恶魔的唆使,应该念“求护词”。

5、低念“太思米”。不管是在需要出声的拜功还是不需要出声的拜功中,念“法提哈”以及念“苏赖”时,低念“太思米”属于“圣行”。这里的“太思米”属于《古兰经》的一节经文,不是“法提哈”的一部分。据艾奈斯传述:我曾跟在圣人、艾卜·白克尔、欧麦尔、欧斯曼后面礼拜,我没有听到他们出声念“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奈萨伊圣训集)。

6、“法提哈”之后念“阿敏”是“圣行“。“阿敏”的意思是:“真主啊!承领我们的祈求吧!”教法规定,不管是伊玛目,还是个人单礼者,念“阿敏”都是“圣行”。据艾卜·胡莱赖传述,穆圣说:“当伊玛目说‘阿敏’时,你们也当说‘阿敏’。因为谁的‘阿敏’念词符合于天使们的‘阿敏’,他之前的罪过会被饶恕。”(穆斯林圣训·礼拜篇)。

无论是在出声的拜功中,还是在不出声的拜功中,“阿敏”一般都默念。据伊本·买斯欧德传述:“四件事情是伊玛目低声念的:‘求护词’、‘太思米’、‘阿敏’、‘赞词’”。对于伊玛目而言,只是在拜中出声念“泰克比尔”、“太思米阿”、“赛俩目”是圣行。

7、艾卜·优素福和穆罕默德主张,对于个人单礼者、跟拜者、伊玛目而言,念“太思米阿”和“太哈米德”属于圣行。所谓“太思米阿”就是鞠躬起身时念“真主听到了赞美他的赞美。”所谓“太哈米德”,就是鞠躬直起身来时念“我们的养主啊!赞美归你”。据艾卜·胡莱赖传述,穆圣说:“当伊玛目说:‘真主听到了赞他者的赞美’,你们说‘我们的养主啊!赞美归你’,谁与天使们的话相符时,他曾经的罪过会被饶恕。”(穆斯林圣训集·礼拜篇)。

对于伊玛目的圣行做法是:出声念“泰克比尔”和“太思米阿”,低声念“太哈米德”;对于个人单礼者,都要低声念;对于跟随者,仅念“太哈米德”即可。

8、礼拜者站立时,两脚平行离开约四指之量,不要两脚站得很宽。其实,这样的立站更能体现严肃和敬畏。

9、“法提哈”之后所跟念的“苏赖”经文,不同拜功有所区别。晨礼、晌礼时可念稍长的经文;晡礼、宵礼时可念稍短的经文;昏礼时可念较短的经文。据艾卜·胡莱赖传述:我没有看到一个人的拜功更像某人的拜功那样与圣人礼拜相类似。这个人就是麦地那的长官苏莱曼。他说:“我曾跟在圣人身后礼拜。当时他在晌礼的前两拜中长念经文,而后两拜则轻念(短念);晡礼拜短念;昏礼拜前两拜短念;宵礼拜前两拜念稍短经文;晨礼拜中长念经文。”(拜海基圣训)。

10、第一拜长于第二拜,特别是在晨礼中。据艾卜·盖塔德传述说:“当时圣人带领我们礼拜,他往往是在晌礼第一拜中较长,第二拜较短;晨礼也是这样。”(伊本·马哲圣训·立行拜功篇)。一般来说,第一拜占到三分之二,第二拜占到三分之一。反之,第二拜长于第一拜是可憎的做法。

11、在鞠躬、抬头、俯身时念“泰克比尔”(“真主至大”)是“圣行”。据伊本·买斯欧德传述说:“当时圣人每当俯身时念‘泰克比尔’;每当起身、站立、跪坐时都念‘泰克比尔’。艾卜·白克尔、欧麦尔都这样做。”(提尔密济圣训)。

12、鞠躬中“圣行”做法如下:

——两手抓膝,手指分开(妇女不必分开)。

——腰背求平,正常情况下礼拜者的头应与其臀部平齐。

——两腿直立,不要弯曲。

——鞠躬中念(赞我尊大的养主清净),至少三遍。

——鞠躬起立直身念“太思米阿”、“太哈米德”。

13、叩头顺序中,先将两膝着地,然后放置两手,然后放置头。而在站起身来的顺序中恰与此相反。据瓦伊勒·本·哈哲尔传述说:“我看到圣人叩头时,在放置两手前先使两膝落地;当他起来时,先抬起两手。”(提尔密济圣训)。叩头中“圣行”做法如下:

——把脸部放在两手之间,或者两手与肩部平行,头稍前置,使额部与鼻尖着地。

——手指指向“格卜赖”(天房)。

——男人叩头中虚腹。虚腹就是两膝离开、两肘悬起、腹部离开大腿。

——妇女叩头中当收敛。两膝并拢、两腋低悬、腹部与大腿部相连。

——叩头时念“”(赞我至大的养主清净)。

——将头抬起后,须坐稳定后再行第二次叩头。

14、跪坐时男人的左脚宜扑倒,右脚立起——使脚趾朝向“格卜赖”。据欧麦尔传述说:“礼拜中将右脚立起,使脚趾朝向‘格卜赖’,坐在左脚上,是圣行。”(奈萨伊圣训)。至于妇女跪坐时,要求臀部落地——大腿放在大腿上,左脚从下面伸出。

15、跪坐及念“坐词”时,双手放在两大腿上。两手自然放置,手指朝向“格卜赖”。

16、默坐时低念“坐词”。默坐包括中坐和末坐。

17、主命拜中在后两拜念“法提哈”为“圣行”。

18、末坐念词中赞美圣人,之后做“杜阿”。

19、出拜时先右后左分别说“赛俩目”。说“赛俩目”时举意向跟拜者问安——包括天使们、人们。其中的“圣行”有:

——向右说“赛俩目”宜声高;向左说“赛俩目”宜声低。

——跟拜者的“赛俩目”与伊玛目的“赛俩目”衔接紧凑。

——需要补拜者应在伊玛目说“赛俩目”之后确认没有“因错补叩”时起身还补。

上述系列“圣行”,规范了伊斯兰教拜功,完善了礼拜仪式。通过学习这些“圣行”,会使穆斯林具有追求更加完美的礼拜意识。遵从这些“圣行”,其实就是严肃礼拜的表达,就是对礼拜完美性的维护。要求穆斯林遵照圣人的指引、效仿圣人的具体行为,以实现对自己宗教的忠诚。

(作者单位: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

相关新闻
圣训学家布哈里与穆斯林传述,伊本&mi...
编 者:傅宝玉女士系新加坡籍华人、外科...
礼拜是伊斯兰教五项基本功课之一。阿拉...
“圣训”是伊斯兰教仅次于《古兰...
先知易卜拉欣与他的儿子伊斯玛仪在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