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慈善内涵及其实践途径

一个文明有没有资格引领世界,有没有能力生存与发展,都取决于该文明的每个个体是否具有高尚的人道主义情怀,是否对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充满怜悯的善心,甚而是对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人、动物、植物,甚至是没有生命的事物具有温情脉脉的关怀。这是一个民族的文明能否长存于世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

伊斯兰文明行善的第一动机便是获取安拉的喜悦,不管别人是否知晓。穆斯林民族英雄萨拉丁将其所有的财产都用于善事,在他的推动下,沙姆地区及埃及各地遍布慈善机构:清真寺、学校、驿站等等,但没有一处以其名字命名,而是以其将领、大臣、朋友等的名字命名,这足以证明其行善的初衷是不带有任何私欲的。

伊斯兰文明中的社会组织机构是对所有人敞开大门的,不管他是不是穆斯林,不管他是不是本国人。笔者在阿拉伯国家多年,所享受到待遇与本地人是一样的,医院的免费治疗,国家对必需品的补贴,我们这些外国人都一样享受,与本地人毫无区别。

伊斯兰对行善的呼吁使所有人类内心最深处的自私自利无藏身之所,《古兰经》经文说:“恶魔以贫乏恐吓你们,以丑事命令你们;真主却应许你们赦宥和恩惠。真主是宽大的,是全知的。”(2∶268)

伊斯兰对行善的号召是针对每一个人的,在行善的领域,伊斯兰认为每个人都有能力,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至于富人,则利用其金钱和地位行善,而穷人则用他的手、心、舌及工作来行善。先知时代,曾有穷人给先知抱怨富人总是用他们的财富来施舍行善,而他们没钱施舍,先知就告诉他们出钱施舍并不是行善的唯一形式,只要对他们有益的任何事情都是在行善:“你们对安拉的每一次赞念是施舍,每一次命人行善是施舍,每一次禁人作恶是施舍,排除路障是施舍,化解别人的恩怨是施舍,扶助羸弱的人骑上其牲畜是施舍。”(布哈里、穆斯林的传述)。伊斯兰就是这样给所有的人打开行善之门的,每个人都有能力行善:工人、商人、农民、学生、老师、男人、女人、病人、老人、盲人,甚至无法行动的人,他们的经济状况并不影响他们行善,并不影响他们将善良与美德传布四海。伊斯兰因其全面无私的人道主义情怀而使人类的灵魂得到净化与升华,.知说:“众生都是安拉的家属,你们中最受安拉喜悦者,便是对他的家属最为有益的人。”(托伯拉尼、阿卜杜·拉扎格的传述)

“行善者自受其益,作恶者自受其害。你的主绝不会亏枉众仆的。”(41∶46);“你们所施舍的任何美物,都是有利于你们自己的”(2∶272)

人是自私的,首先考虑到是自己,所以,伊斯兰以主命的形式鼓励人行善,这种方式必然在人的内心留下影响,因此,你会看到穆斯林慷慨好施,把它的钱财分散给穷人。

当安拉降示了“谁以善债借给真主?他将以许多倍偿还他。真主能使人穷迫,能使人宽裕,你们只被召归于他。”(2∶245)这段经文降示之后,一位叫艾布·丹哈达哈的圣门弟子说:“安拉的使者啊,难道安拉要从他的仆人那里借债吗?!”先知回答道:“是的。”他又说:“先知啊,请伸出您的手”,然后他发誓把他仅有的一块种有七百株枣椰树的庄园全部施舍出去,之后,他回到自己一家居住生活的那座庄园,把所发生的一切告诉妻子,妻子说:“艾布·丹哈达哈啊,这是你赚钱的生意啊!”当安拉降示了“你们绝不能获得全善,直到你们分舍自己所爱的事物。你们所施舍的,无论是甚么,确是真主所知道的。”(3∶92)这段经文之后,艾布·托勒哈·安刷里说:“安拉的使者啊,我最珍爱的财物是一口甜水井,我将其施舍,我祈盼安拉的成全,祈盼他接纳我的心意,所以,安拉的使者啊,请您按安拉的指示安排其用途吧”。先知说:“那是盈利的财物、那是盈利的财物,其根永在,其源流溢,生根发芽。”(伊本·凯西尔经注)。这是伊斯兰历史上最早的一笔宗教基金(卧格夫)。正是这些宗教基金为众多社会组织实施其高尚的人道主义使命提供了资金支撑。宗教基金是伊斯兰文明史上所有慈善机构的基石。安拉的使者给他的民众做出了最高的典范与表率,有些战士弥留之际将他们的庄园遗留给先知自由处理,先知将总共七处庄园作为给穷困无依之人、为主道征战的人、有需求的人的基金,之后,欧默尔·本·赫塔布将它在海伯尔的一块地皮作为宗教基金,其他圣门弟子紧随其后,如艾布·伯克尔、奥斯曼、阿里、祖拜尔、穆阿兹及其他人,以至于每位圣门弟子都将其部分财产作为宗教基金。这一人道主义工程薪火相传,在欧默尔任哈里发期间,他将一块地作为奉献给主道的宗教基金,并且召集部分迁士与辅士为其作证,贾比尔·本·阿卜杜拉说:“我所知的每位有能力的圣门弟子,不管是迁士还是辅士,都将其部分钱财作为不可买卖、不可遗传、不可赠送的宗教基金。”之后,穆斯林辈辈相传,将他们的地产、庄园、房屋等作为宗教基金,使其成为行善的基础,因此,伊斯兰社会上出现的各种慈善机构数不胜数。

当时,这种慈善机构有两种:一种由国家建立,广设慈善机构;一种由长官、将领、富人、妇女等个体兴建。我们无法悉数罗列这些慈善机构,所以仅举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为例:

当然,所有慈善机构中最重要的便是清真寺。除了清真寺,最重要的慈善机构还有学校和医院,伊斯兰世界的学校和医院绝大多数都是免费的,有政府修建的,也有民间修建的,而且这一传统延续至今,给人民提供了教育和医疗的有力保障。

还有专为旅途中路资短缺或贫困的旅客修建的客栈、驿站,有专为穷人修建的房屋,有为路人修建的水井,还有民间的餐馆,如素丹萨利姆修建的上述建筑一直到晚近还存在;如大马士革的穆哈伊丁长老的苏菲修炼场所,如在麦加专为朝觐者修建的住房,这种住房遍布麦加各地,甚至有教法学家判决朝觐期间麦加的房屋必须免费供人居住,不得租赁,因其都是专为朝觐者而设立的宗教基金,还有为给动植物及人饮水而挖的水井遍布于巴格达、麦加、麦地那、大马士革及伊斯兰世界各个地方,以至于行走于伊斯兰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不会因口渴而找不到水喝。还有些慈善机构专门为驻守边塞、抵抗外敌入侵的士兵而修建驻地,驻地里面储存有充足的武器弹药及粮草,在阿巴斯王朝,这些驻地为抵抗罗马人的入侵、抵抗西方十字军侵占沙姆地区、埃及地区的战争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随之而来的是战马、兵刃、箭簇、战斗器械等的基金,从而大大促进了军事工业的发展,伊斯兰世界兴起了许多大型军工厂,甚至十字军战争期间西方人利用和平时期去伊斯兰国家购买武器,而穆斯林学者们禁止将武器卖给敌人,以免壮大敌人而直接伤害自己,即便如此,武器销售反过来又促进了军工业的发展。

与之相应的还有一些基金是专门针对那些有志于为主道奋斗者的,当国家无法给每个人发放军饷的时候,这些基金就进行补充,所以,每个有志于主道的人,都不会因为没有武器粮草而发愁。

还有专门为筑路、修桥而设立的宗教基金,也有人把自己的一块土地捐赠出来使其成为公墓。

还有为去世的穷人买殓衣、送葬而设立的基金。

而那些为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而设立的慈善机构,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如专门抚养弃婴、孤儿的机构、赡养残疾人、盲人、行动不便者的机构,他们所需要的一切衣食住行都非常充裕,甚至还享受同样的教育权利。

还有为改善囚犯状况、提供他们的生活、营养、教育水平的专门基金,有为盲人提供引路人、为残疾人提供侍奉者的慈善机构。

还有为穷苦人家提供基金帮助他们的成年子女结婚,给他们提供聘礼、婚礼费用甚至房屋的机构。

有些机构还为母亲们提供牛奶、红糖等东西,萨拉丁在大马士革修建的两条管道至今尚存,一条供应牛奶,一条供应糖水,母亲们一周来两次取其所需。

更为有趣的是专为在回家途中因打碎酸奶瓶而不敢回家的孩子们提供基金的慈善机构,孩子们可以去这些机构拿碎瓶换回新瓶新酸奶,这样他们才可以安心地回家。

还有专为治疗、喂养、照顾伤病动物而设立的慈善基金,大马士革的绿色草原球场就曾经是为年迈无力的马匹、动物设立的养护场所。

以上几十种慈善机构是伊斯兰文明特有的,证明了伊斯兰文明所孕育出的高尚的人道主义情怀及其悲天悯人跨越种族观念的宽广胸怀,一个伟大的文明,不能只考虑一己之私利而忘却人类大家庭其他成员的权利,也不能忘却周围的环境,无视其他生物的生存权利,甚至不能对非生物进行肆意的破坏,伊斯兰文明以法律的形式将这些原则制度化,从而使每个人都享受到幸福的生活,并让每个人感到为人的尊严,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被穆斯林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由衷欢迎征服者并积极参与到新国家的建设当中,从而创造出了辉煌的伊斯兰文明。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西部和边疆地区项目甘肃省少数民族民间公益慈善活动的现状调查研究——以兰州市穆斯林慈善业为例(项目编号:13XJA850003)和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西北民族地区民生建设中的伊斯兰慈善研究”(项目编号:13YJC730003)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

相关新闻
圣训学家布哈里与穆斯林传述,伊本&mi...
编 者:傅宝玉女士系新加坡籍华人、外科...
礼拜是伊斯兰教五项基本功课之一。阿拉...
“圣训”是伊斯兰教仅次于《古兰...
先知易卜拉欣与他的儿子伊斯玛仪在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