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回族小伙子,为武汉拉了三万份牛肉面

 3月14日,武昌某宾馆的餐厅,平时连一碗饭都吃不完的甘肃医疗队的护士阿萍竟然一口气吃了三碗面,边吃边流泪说:“没想到,这个时候在武汉还能吃上地道的家乡饭菜,我已经40多天没有吃这样可口的热呼面了!”

 

有人说汤是兰州牛肉面的灵魂,一碗货真价实的牛肉清汤,才能支撑起一碗牛肉面;而面条,是肉身;辣子,是个性;牛肉香菜蒜苗萝卜,是衣服。而做面的人,才是灵魂。

帅哥黄海波,是一名从甘肃到武汉生活的回族小伙,他就是这碗牛肉面的主人。

 

吃面的人都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叫援鄂医疗队队员。他们来自西北甘肃、宁夏和陕西,也有河北、北京、天津、上海,总之,他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

 

“今天一共为甘肃医疗队参加休整的医护人员做了260多碗。”海波说。

 

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我们采访了“拉面郎”黄海波。

(1)武汉这群暖心“拉面郎”是一位甘肃小伙发起的

时间把我们拉回到封城那一刻。在武汉建设大道罗家庄地铁站A出口旁边,有一家叫做“高塬风情清真餐厅”的门前挂出了“武汉加油!我们与你同在!”的横幅。

负责经营这家店的餐馆老板叫黄麟,老板娘叫高春花,儿子黄海波负责江岸区店里的经营,打出横幅就是小老板黄海波的主意。

接下来,黄海波还做出了让所有人不得不佩服的举动。

这家餐厅在武汉疫情期间,一直没有关门,连续40多天坚持向甘肃、宁夏、天津、北京、上海、陕西等地援鄂医疗队及协和医院、同济医院等医护人员免费供应自家做的中晚餐。

 

海波说,我们老家是甘肃省临夏市,祖辈在我们当地最早就是做餐饮的,1997年,我爸爸和妈妈从广州回老家,他们乘坐绿皮火车,途径武汉临时决定下车看看黄鹤楼,游玩中无意看到有一家约有十平方的小店转让,我爸妈一合计,不走了,从这家小面馆起步,23年了,再也没有想过离开武汉。

海波8岁到武汉上学,毕业后就帮助父母打理生意,目前海波一家已在武汉拥有三家清真餐厅了。黄海波说:“没有国家的太平,就没有我们幸福的小家,这个我们心里有数。”

在年29晚上,武汉已经封城,许多原订的年夜饭取消了。全家人在一起吃饭时,一家人加上外婆、舅舅、表弟开了一个会。黄海波提出免费为需要的人送餐,没想到,不仅父母支持,连外婆和来汉度假的表弟都大力支持。

海波说,我们一家在武汉做生意多年,武汉人都非常友善,经常有人帮助我们。现在武汉有难,我们就做一点力所能及的。

(2)每天接听订餐电话到凌晨两三点

我父母在武汉生活了20多年,武汉不仅交通方便,既是北方又算南方,气候环境比较适应,全家已经完全适应了这边,目前,除了我们全家,还有一个小弟在上学。全家人都听得懂武汉话,但父母不会说,我和弟弟都会说武汉话,算是新武汉人。

“最开始我们想到为雷神山的建筑工送饭,第一次就遇到了麻烦。”主要是道路已经封了,我们过去必须有特别通行证,我们一打听,工人们已经有人送饭。这个时候我想到支援武汉的肯定有一些少数民族医疗队员,还有些医护人员,他们吃饭可能不太方便,可以做些爱心餐送给他们。

 

第一次为雷神山送餐没有成功,我提议给医疗队送,但没有联系方式怎么办?我就琢磨着设计了一个微信宣传单,里面有联系人,电话,声明外地的医疗人员和医院都可以联系我们,本店是清真餐厅,全部免费供应。

微信发出后,朋友圈很多人打电话询问确认后帮助我转发。1月30日,我母亲接到陕西医疗队的电话,说队里有三名回族医护人员吃饭不是很方便。从这以后,海波一家从服务三名陕西医疗队的少数民族医护人员,扩展到为来自甘肃、河北、四川、青海、云南等省支援武汉医疗队医护人员及一线交警、环卫工人、社区居民送餐上门。

 

那段时间,海波妈妈负责接电话,经常都是夜里两三点打电话订餐的。

(3)一位两岁孩子的感谢视频引出一家九口的故事

海波说:“第一次给青山区的医疗队送餐时,要经过二七长江大桥,桥上有三、四名交警负责值班,我们看他们很辛苦,问他们有没有饭吃,他们说要换班,经常吃不到饭,我们就拿出三份热饭,他们很感动,从此,我们一直坚持给他们送餐。”

 

我们的爱心餐从开始的3份扩大到后来每天要送500多份爱心餐。

这段时间我们接到了一个方舱医院的求助,说有一个少数民族的小患者,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饭菜了。

一了解,原来根本不是一个小朋友,而是一家九口人全部被隔离了,爷爷、奶奶、舅舅和爸爸、妈妈和孩子都感染了,孩子与妈妈在一家医院,其他人在另外一个医院。因为他们都是回民,方舱医院没有清真食品,他们只能靠馒头和小面包,已经坚持一段时间,实在受不了,才联系到我们,我们就决定送去。开始方舱医院送饭不方便,条件也不完善,我们就多送一些糕点,隔一天送一次餐。

孩子和妈妈吃到热餐时,第一口下去眼泪都流了出来,听到护士姐姐给我们讲,我们好有成就感!

原来,他们是从青海过来做生意的,最小的宝贝叫海仁,还有两个小孩,一个一岁多、一个三岁多,都被隔离在方舱医院,一直靠吃面包坚持。我们第一次送清真餐过去后,联系我们的医护人员告诉我,孩子和妈妈非常高兴,让医护人员一定代向我们感谢。

 

现在,这一家人都痊愈出院了,但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们,这一家人在出院时,还录了一段视频发给我,表达谢意。视频里的宝宝好可爱,看到这个宝宝的笑容,觉得我们做的所有的都是值得的。

(4)免费供应从民警到环卫工人,再到困境中的市民

海波说,从开始遇到的警察我们送饭外,我们还接到了很多求助电话。之前有住在武汉会展中心那边的市民,困在家里很多天,买不到菜吃不上饭,就问我们能否帮他送饭,我就说没问题,就给送了几天的饭。

平时我们很少注意到环卫工人,后来发现街上没人,每天还有很多环卫工人在外面做清洁,感觉很不容易。想着我们正在开业,我们就请这些环卫工人到店里免费吃饭。每天到工农兵路店里的环卫工人有二三十人,一般都是早上和中午过来,下午他们下班了回家吃晚饭。他们开始硬是要给钱,但我们不收。

 

我们供应早、中、晚三餐,早餐一般是鸡蛋牛奶醪糟汤、麻花和米粥,中午和晚上主要是炒菜和面条,两荤一素,菜品每天尽量不一样,有土豆烧牛肉、酸辣白菜、茄子炒牛羊肉这些,主食是米饭和拌面。

 

店里太忙,我外婆、舅舅、表弟都在帮忙。女朋友是本地的,因为女朋友所在的小区封了,她过不来。但她天天给我发微信,叮嘱我注意安全,我们俩其实非常有缘分,她上高中时,我上中专,我在店里帮忙,她到我们店里消费,喜欢我做的面条,就这样认识了,现在我们一起经营这家旗舰店。谈到女朋友,海波明显流露出一丝甜蜜和自豪。

目前店里有30多人忙里忙外,25个人要准备食材,食材采购要从江岸区跑到黄陂区,单程有30多公里,那儿才有一个可以采购的农贸市场。

 

后来,大家都知道我们做清真爱心餐,他们都叫我们“拉面郎”!我们的拉面师傅有马哎有布、马哈麦吉、高永生和高春华,以及我爸爸妈妈,我们都是回族人。

目前,我们每天定点送餐的地方主要在青山、塔子湖体育中心、武汉市七医院、新洲中医院那边。最远的是新洲那边。因为有的送餐点实在太远,我们每天需要六台车,每台车两个人。两三天去采购一次菜,每次要过去三台车拉。我们基本上都是早上5点起床开始准备,6点半出门送早餐,中午12点送午餐,下午5点半送晚餐。

最开始我们只有一台车,租了一台车,还是忙不过来,主要是送餐的车辆不够,我们就通过微信招志愿者参加,有骑电动车过的,有开车过来的。我们店里还有一位维吾尔族志愿者,他叫艾克,平时在汉口花园那边烤羊肉串,他跟我们家关系很好,这次疫情发生后,他看到我朋友圈说没有车子送餐,就把自己的车开来,每天跟我们一起去送餐。

(5)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结识了好多朋友

只是每天实在太忙,没有时间考虑很多,在给一线工作人员送餐时,他们很少问对方工作的情况,只是问前一天的饭菜可不可口,下一顿想吃面还是吃饭。他们如果说这段时间吃米饭比较多,那过两天我们就给他们送面。

海波说,他们在接餐时,都是非常高兴地说着感谢我们的话。其中,有一位在江夏区雷神山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来自上海医疗队,是回族,我们每天变着花样给他送,他非常感激。他说你们两三天送一次,让我改善一下生活就行了,这么远你们太辛苦了!我们为他送餐一个回来要六七十公里,但我们从接到这个任务后就没有断过一天。

 

在我们送餐的第二天,在接到我们送的爱心餐时,他拿出自己的“存货”—— 酸奶、巧克力一定给我们吃,说一定要表达一份谢意,还留了电话,说疫情结束后让我们一定到上海找他玩!其实,像这样,在送饭过程中,经常遇到医护人员邀请我们在疫情后到他们所在的城市玩,很多都给了联系方式。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也很害怕被感染,后来每天送饭,自己注意防护就不怕了。大家干劲越来越大,特别是他们说谢谢时,那种成就感太强烈了,送餐的同事每天回来都会讲到这些,在家工作的人也能感觉到,大家每天都互相鼓励、充满了快乐!

通过这次疫情和爱心餐,我们很珍惜在一起共事的日子,我想将来有一天我们老了,这都是一段最美好的回忆。为当年武汉的疫情,我们付出过!

(6)坚持爱心到底,只想让对方感到支持

海波说,我今年26岁了,本来计划今年5月份结婚,未婚妻非常支持我们这么干,现在看来,我们的婚礼要推迟了。

面对长期免费供应,海波坦言有经济压力,但目前还可以撑下去。也有朋友说,我们这么做,连结婚的钱都会搭进去。现在我管不了这么多,只要疫情不结束,我们的爱心餐一天不停止。很多时候对方坚持要给钱,我都拒绝了,这是一场大难,是对武汉的考验,这时候钱不是最重要的,我能做的,就是通过免费送餐传递我们的鼓励,让那些坚守着为城市服务的人们更有力量。

 

海波说,现在许多方舱医院都关闭了,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小了!医疗队都到酒店休整,我们就到他们下榻的酒店现场给他们做牛肉面、臊子面!

 

流动的“拉面郎”未来这几天的排班是这样的,周四给甘肃第一批医疗队做拉面,周五到天津、江苏、河南、陕西、湖南这五个队做拉面,(他们都在一家大酒店,驻扎地集中),周六上午团队一组在宁夏医疗队,下午去甘肃第六批医疗队驻地,后面这几天都有预约。目前“拉面郎”上门做拉面进行了6天了。

大家都说太过瘾了,这么新鲜有味道的牛肉面太地道了。

 

除了回族医护人员爱吃我们做的面条,还有汉族以及酒店的人都喜欢,有的人一下子吃两、三碗,我们拉着也高兴,恨不得手舞足蹈起来,每次去一个酒店现场都要准备200份以上!

所谓“故乡胃”,是说每个地方的人都对当地的某些食物有着激进而偏执的感情。因此也有了近乎玄学的说法,出了兰州,离开黄河水,即使材料一成不变地运到外地,也复制不出这里的味道。

我想这更多是在于人吧,换个地方,换了做面的人和吃面的人,心境就都不一样了。在这特殊的时期,这群手舞足蹈的“拉面郎”,这群背井离乡奔赴疫场的食客,那份赤诚之心,都在这碗热腾腾的牛肉面里升腾。

如果您愿意支持湖北一线志愿者,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支持湖北一线志愿者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他们献上一点爱心。

相关新闻
 3月14日,武昌某宾馆的餐厅,平时连...
 2020年2月18日晚,伊朗首都德黑兰标志...
 “我来武汉三年多了,政府和社区...
 央广网南昌2月10日消息(记者胡啸 通...
 新冠肺炎发生后,国人为之揪心,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