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小孩救鱼的故事想到的

真主说:“你们当争先为善”(2∶148);“你应当召人来归顺你的主”(28∶87) ;“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16∶125);“你们当为正义和敬畏而互助”(5∶2);“你们当争先趋赴从你们的主发出的赦宥,和那与天地同宽的、已为敬畏者预备好的乐园”(3∶133)。

据艾卜·胡莱勒的传述:穆圣说:“你们争先行善吧!因为灾难犹如漆黑的夜幕接踵而来。一个人早上是穆民,晚上会变成卡菲勒;或者晚上是穆民,早上会变成卡菲勒。他以现世利益出卖他的信仰。”(穆斯林辑录)

据艾卜·胡莱勒的传述:他说:“一个人来到先知身边说:真主的使者啊!哪种施舍回赐更大呢?先知说:在你年富力强,唯恐贫穷,想往富贵的时候多作施舍,不要拖延到奄奄一息,你才说:给某人多少,某人多少,其实那时财产已归他人了。”(两大圣训集辑录)

据艾卜·胡莱勒的传述:穆圣说:“你们争先行善吧!别等七件事情来到;因为除了这七件事以外你们还等什么呢?即:被人遗忘的贫穷;使人不义的富贵;摧残生命的疾病;昏聩的老迈;猝然的死亡;最恐怖的未来者(旦扎力)的出现;末日;末日将是最艰难最痛苦的。”(铁力米基辑录)

据辅士欧格拜·本·阿慕尔的传述:穆圣说:导人于善者将得到行善者的回赐。(穆斯林辑录)

以上穆圣注重“导人于善”的圣训是在向人们阐明:“争先于善”是真主的教诲,更是真主的命令。然而,“善良”绝不只是“心肠好、帮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那样的简单,最根本意义上的“善良”确是“助人向善”:确立“向善”意识;端正“向善”思想;明确“向善”方向;解决“向善”问题。“替主言法、替圣传教”就是最最根本意义上的“导人向善”。下面讲一个“拯救小鱼”的故事,来说明“拯救我们教胞”的“导人向善”。

在一个暴风雨之后的清晨,一个“大男人”来到海边散步。他忽然发现在附近沙滩的很多浅水洼中,有着许多经昨夜的暴风雨卷上岸来的“小鱼儿”被困在其中,它们虽然挣扎跳跃,但是,却难以回到近在咫尺的大海中去。

被困于浅水洼中的小鱼足有几千条,而一个个浅水洼中的那点水即将会被喷薄欲出的太阳蒸发和被周围的沙粒吸干,届时,这些可怜巴巴的小鱼就会面临死亡。“大男人”不屑一顾的继续朝前走,却忽然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前面慢慢走着,而且不时地停下脚步、在一个一个的小水洼旁弯下腰去——他在拣起水洼中的小鱼,并且“毫不费力”就把它们扔回了大海中。看着小鱼们一个个游回大海的欢快,“小男孩”不时地笑出声来,拣鱼的动作更加敏捷了。

“大男人”停下了脚步,奇怪地注视着身旁的这个“小男孩”,从“大男人”面部表情中可以明显看出:赞许中透出不解;钦佩中流露出疑惑。终于,他忍不住走过去问:“孩子,这水洼里的小鱼足有几千条,你救得过来吗?”“我知道。”“小男孩”一边捡小鱼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那你为什么还捡呢?谁在乎呢?”“这条小鱼在乎。”“小男孩”一边回答,一边又捡起一条小鱼扔进了大海中。

“这条也在乎,这条也在乎,这条也在乎,……”“小男孩”一边说着、捡着,一边愉快地欢笑着,小脸红扑扑的,额头、脸上、身上浸透了汗珠。晨曦中,“小男孩”逐渐的愈发“高大”起来,“大男人”则是逐渐的愈发“低矮”下去。

从以上所讲故事中,我们可以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1.“他在拣起水洼中的小鱼,并且‘毫不费力’就把它们扔回了大海中。”这对于“小男孩”实属“举手之劳”,但他所做的,是在用手和“一颗善良的心”拯救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

2.那个“大男人”,可能自诩“阅历丰富、见多识广”;可能自认为是“聪明睿智、一贯正确”。然而,比起那个“小男孩”来,确实“矮小”了许多许多。

3.“看着小鱼儿们一个个游回大海的欢快,‘小男孩’不时地笑出声来,”这发自内心的笑声,并不是已经或者将要获得什么“报酬”的笑声;也不是为着什么人已经或者许诺将要给予什么“表扬”、“奖励”的笑声;更不是想到或是为着什么后世的“祈盼”的笑声。而是通过个人的用心努力“拯救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的“满足感”所焕发出的笑声;是出自再朴素不过的“善良胸怀”的笑声;更是“稚童心声”、“小孩子”干出“大事情”的“成就感”所焕发出的笑声。

4.“孩子,这水洼里的小鱼足有几千条,你救得过来吗?”“我知道。”这一问一答反映出来两种截然相反的“世界观”与处世哲学:对于应该拯救的“生命”、应该做出的“善举”,因其“众多”与“繁琐”,做还是不做;对于危害他人、祸及社会的弊端或恶行,因其“司空见惯”与“危险重重”,管还是不管。这不正是“小男孩”与“大男人”不同人生哲学的根本区别吗?

5.“这条小鱼在乎。”“小男孩”一边回答,一边又捡起一条小鱼扔进了大海。是啊!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小鱼内心的“庆幸”和对“小男孩”的“感激”心情是“千言万语”所能够表达的吗?被拯救的小鱼“劫后重生”,同时被赋予了搏击海浪求得生存与发展的有利条件。又有谁能够知晓,其中哪条小鱼长大之后会“勇跳龙门”呢?

6.“浅水洼中的水很快就会被喷薄欲出的太阳蒸发和被周围的沙粒吸干。”可能“小男孩”在没能来得及将小鱼全部救出时,太阳出来、水洼干涸了,待救的小鱼死亡了,“小男孩”会心存遗憾、有可能还会哭鼻子。然而,又有谁能够否认他是成功者呢?那些被拯救回到大海中的小鱼会为他欢呼雀跃、祈祷祝福,即便是那些没能来得及拯救的小鱼也会对“小男孩”心存感激,因为在其未亡前,小男孩在努力、在努力地做着力图拯救其生命的辛勤工作。

对照现实看,我们的教门状况与上面所讲故事的情节何其相似啊!一些穆斯林现在所处的境况不正是水洼中待救小鱼的境况吗?其中不乏“心灰意冷的小鱼”、“得过且过的小鱼”、“自甘沉沦的小鱼”和“坐以待毙的小鱼”等等。

对于一些似乎还是有微浅“信仰”的人来说,可能满不在乎“小鱼搁浅”这样司空见惯的“繁琐”小事,但是,那些可怜巴巴、翘首以待的“小鱼们”在乎啊!他们迫切需要他人的拯救与帮助——帮助他们回到大海中——重回“伊玛尼”(信仰)的怀抱啊!

一些“小鱼儿”虽然从小生长在穆斯林家庭,却与正教失之交臂、相距甚远。他们可能饱览群书,然而,却对《古兰经》、“圣训”概不知晓;既不懂伊斯兰基础知识、又不了解教门政策法规;既不懂伊斯兰“五功”、又不知叩拜真主、甚至连真主命令的穆斯林见面必说(回)的“赛俩目”。试想,如果没有真主的引领和穆斯林们的帮助,他们很可能会象“小鱼”那样困死在“库夫勒”的海滩。

每一位虔诚的穆斯林都应该象那个“小男孩”关心小鱼、拯救小鱼一样来关心和拯救我们的教胞,尽力而为地把自己所知道的教门知识传授给他们,指导他们、使他们重新回到认主拜主的康庄大道上来。真主定会给我们这些“小男孩”以赞许、襄助和回赐。

今日的我们穆斯林,既象那些“小鱼”,需要他人的“在乎”,把我们捡起(引领)归回到真主喜悦的大海里;同时又象那个“小男孩”,“在乎”那些“小鱼”,把他们捡起、归回到真主仁慈的怀抱。阿米乃!

相关新闻
在穆斯林饮食生活中,历来推崇羊的营养...
敖伦布拉格镇是阿左旗著名双峰驼的主要...
前不久,因为一篇涉及清真饮食习惯的稿...
真主说:“你们当争先为善”(2∶...
在北京朝外三丰里社区,活跃着一支为居...